破写文的

废文网ID:栗子八十颗

【咒回乙女】吻

温柔老男人预警

娜娜明专场!


熹光从窗帘一路滑倒毛茸茸的浅色地毯上。你睁开眼睛,看到站在窗边的高大金发男人。


他定定地看着窗外,浅金色的晨光镀在他身上,如梦一般。他转过头,瞳孔里是柔和的笑意。


“醒了?”


你点了点头。


皮鞋与地面撞击,声响不疾不徐。他走到床边,伸出手揉了揉你的头发。


“我要出去一趟,可能需要几天时间。”他捏了捏你的鼻尖,“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乱跑,按时吃饭,不准熬夜……”


他又要走了。


明明距离上次回家也不到三天。


但是……你知道他已经尽可能地推迟时间了。


不舍的话语被咽回肺腑,你坐起身,理了理他的领带。


千言...

Q:表白劳斯!!!!

谢谢你喜欢!!!!

【R】弄疼

是🚗

小说机翻看得我脑阔疼,于是自割腿肉。


窗外是月亮,怀里是太阳。


“你不要听别人说的。他们不是我。他们会让你痛,但我不会。”

我会让你更痛。但我没有说出口。我怕Tine又逃走。

——《只因我们天生一对》


评论区见。

想要美丽评论!!!!

Q:“同人创作”究竟是什么?有什么魅力?

我可以亲手给他们描绘一个美丽的梦。

并把这个梦带给与我一样的人们。

酒醉后的大脑昏昏沉沉。正义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扶了起来。那人的动作十分温柔,仿佛在捧着什么易碎品。

那双手臂托住了他的腰。他一转头,最能朦胧的看到一片耀眼的金色。


“回去了。”手臂的主人说。他的声音低而有磁性,像是悠扬的小提琴。


正义突然有些想笑。


他被送上了副驾驶。关门的声音在他脑海里摇曳了很久。有人倾身给他扣了安全带,于是他放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
温热的触感突然在他唇上碰了碰。他感觉到嘴唇被轻柔地撬开,那点温热在脑海中炸开。


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,就听见耳畔轻轻的声音。


“脸红了……真容易害羞。”


也真可爱。


我也不知道我在记什么流水...

咳咳,作为一名咕咕是常态不咕咕是意外的卑微文手,我觉得我可以写一篇小论文。

咕咕没有借口,但可以有许多理由:

1.今天饭不好吃。


2.今天天气不好,不适合码字。


3.要做的事情好多,没有时间。


4.心情不好,没灵感。


5.限流,写了也没人看。


心路历程很复杂,简单的总结起来,就是——

看到很好玩的梗有了很棒的灵感自己也很想写但打开WPS\墨者\石墨时,一切文思泉涌都没有了灵魂,我觉得我像个废材,我好菜,我不配,我需要看一看B站\微博\喜欢的太太的LOF\废文网我才有了力量!!!


看完后遂忘记了要写。


改日吧。

【黄金台】今日欢

  1.1黄金台24h 13:00 

  严宵寒X傅深 

  日常向小甜饼,时间线为大结局后 

  傅深醒来时,院里的红梅已被昨夜簌簌而落的雪压弯了树枝,正委委屈屈地露着一点妍丽的薄红,如美人眼尾摄人心魄的艳色。 


  美人……傅深脑海里闪过某只狐狸精的脸,顿时来了劲。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想出去折两枝梅花。谁料出师未捷,他在房里找了一盏茶时间,也未曾寻到自己的靴子,就连轮椅都不见踪影。


  他几乎不用思考就能知道是谁干的。


  此...

原图 @调和器 劳斯!

我居然把鸡丝名字打错了我忏悔

【花王】给你星河

谢竹星在这里等了很久。12月的夜晚很冷,他哈着热气,给王超发了条消息。


“到了吗?”


消息回的很快,仿佛是对方随时守候着他的消息似的:“爸爸堵车了!你等等啊爸爸马上来!等等,要不……你还是先进去吧,外面挺冷的。”


谢竹星手指顿了顿,打下几个字:“你快点。”


今天是圣诞节,本来应该是行程排的极满的日子。可王超在两个月前就跟他说圣诞节有别的事情——虽然现在他也摸不清个响动。


什么时候居然这么会保守秘密了?


谢竹星忍不住笑。


又过了一会儿,手机才重新响起来:“爸爸已经下车了。太堵了,反正也没多远。”


这倒是真话,因为谢竹星一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戴着蓝色鸭...

直击灵魂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LOFTER图书管理员:

【获奖名单公布】:

 @乔那ꦿﻬ゛   作品:《1949》

 @不是我   作品:《克妻》

 @再见哈斯卡  作品:《丑家伙》

 @Sasasang  作品:《水晶鞋》

 @六花黎然  作品:《天下第一》

 @小豆汤  作品:《绵羊》

 @废柴灰小悟 作品:《英雄与少年》...


1 / 4

© 月辞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